今日“杭钢”熄火,致敬“杭钢”,致敬“杭钢”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3-07 14:31:56

戳上面的大视觉关注我们哦!

小连轧生产线车间的办公室内,积满灰尘的玻璃上写着大大的一个“关”字。

今天上午7时30分,

经历了半个多世纪,

承载了许多人青春记忆的杭州半山钢铁基地

钢花熄灭了,

生产线上用完了最后一批坯料,

流水线结束在最后一道工序,

所有的机器设备永久地停在了这一刻。

工人们开始拆卸设备,

进入整理工作程序。

今日停工后,值班的工人们开始拆卸设备。

在连续两个月的无数次拍摄后,这些画面已经成为历史。

工人在往炉内添加材料


“杭钢”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但对所有“杭钢”人来说,

这是个难舍的结局。



有着59年历史的杭钢,曾经风光无限,据了解,半山钢铁基地具备400万吨优特钢的年生产能力,不锈钢、耐热钢、高铬铸铁和球墨铸铁等产品年生产能力约3000吨。作为90年代初的铁老大,杭钢集团生产能力等各方面业绩在业内也算得上优秀。想当初作为一名杭钢人,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老职工何海春说:“杭钢那个时候特别俏,很难进。公司每年会去省内各地区招考,1991年我报名考试,常山县1300多人报名,最后只招了100个。而如今的“杭钢”已风光不再。”

夜幕下的杭钢烟囱

两个月前,
厂房里就已传出了要停炉熄火的消息。

厉天龙望着越来越少的原材料,距离熄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厉天龙在调试机器。


手套是每个员工必备的东西,调试完机器,手套上会擦满机油。

每件员工服都有自己的编号,下班前将衣服送去洗衣房清洗。


两个月前,厂里就已传出了要停炉熄火的消息。从那时开始,我无数次进出厂区,第一次在车间见厉天龙,他盯着监控室内的显示屏,有些晃神:“日子越来越近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他是小轧股份有限公司连轧车间的乙班值班长,26年来,他从一名小小的职员到现在,从单身汉变为人父,他习惯了每天上下班路上的风景,习惯了炙热的工作环境,更习惯了同事之间无话不谈的情谊。

厉天龙在食堂吃午饭。

中班结束后已经是晚上11点了,厉天龙骑着电瓶车回家。


厉天龙带着我参观小连轧生产线车间,整条生产线分炉灶区、轧钢区、精整区三部分,这里需要每天24小时保持生产状态。他看着正在运作的机器,眼眶有些湿润。他说,只有每天听到机器在动的声音,他才感到踏实。

厉天龙思考工作上遇到的问题。

流水线上的每到工序都会仔细检查。


日子一天天过,薄板、中轧、电炉、转炉厂陆续停工。小轧厂内,厉天龙和他的组员们依旧专心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保证整条生产线正常工作。

有着33年工龄的孙月敏,杭钢是他这辈子唯一工作过的地方。

每个组只有一个简易的办公室。

会议室内,堆着每个组开会时的资料。

车间有甲、乙、丙、丁四个班,每个班28名组员,四班三运转。工作日里,每个班组员都会提前到达工作岗位,值班长会在开工前给大家开15分钟的例会,一遍遍地强调,一定要保证生产线正常,确保产出的钢材安全质量达到标准。
日复一日地工作,一年中最难熬的就是夏天。“我们工作的地方温度最高达50多度,生产中的红钢有1000多度,夏天整个厂房内就是个大火炉。”有着33年工龄的孙月敏说,即使这样,大家还是准时到岗,守着自己负责的每一块区域,不过手边肯定会泡一大杯盐开水。

胡美涛因为一次机器故障,红钢直接从左脚中间横穿过去,疤痕清晰可见。

除了令人难耐的高温环境,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需要面对危险。轧机组长胡美涛就因为一次机器故障,红钢直接从左脚中间横穿过去,疼得晕厥过去,休息了好久才回归岗位。他说,像烫伤、手指脚趾骨折这样的小工伤,组里的人大多都遇到过。

这些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在厉天龙和他的同事们眼里,此刻也变成了珍贵回忆里的一部分。

小轧股份有限公司连轧车间的乙班部分组员合照。

今天熄火停止生产后,我再次来到小连轧生产线车间。厉天龙的班并不在今天,他这次穿着不再沾满机油的衣服出现在我面前。他带我走过厂房内每个熟悉的角落,希望我能用相机记录下他曾经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厉天龙还唤来自己组的里的成员,拜托我给他们拍了张集体合照,并印出来发给每个人。

钢材供过于求的矛盾在前几年的虚荣过后,近年来日渐暴露,不得不在今年年底,停止59年的生产。

而如今的衰败,又令多少人垂头丧气,是否意味着将开启新的模式?

告别“杭钢”,

致敬“杭钢”。

祝愿这些“杭钢”人的新生活像绚烂的钢花一样有更加美丽的继续!

摄影报道 记者 张之冰

编辑:慈宏 法鑫

杭州日报大视觉诚意出品

转载请联系后台




微博:大视觉 | 微信:xshijue

网站:www.xsee.cc

QQ群:164958108

合作推广请联系后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