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眼·观点 为什么培根画画的手套成为了“宗教圣物”?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3 16:43:2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乔纳森·琼斯

翻译:朱洁树


艺术是现代的宗教吗?这个问题就如同讨论“性是不是肮脏的”一样。问题在于,你是不是将之合宜处置。艺术最强大的时候,它可以提供而今的宗教也无法提供的宏大感受。


前些天,我参观了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展厅。黑、紫、红三色的壮观装置,就像一个黑暗的门户,让我飞升出自己的肉体,感受到更加宏大的世界。


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罗斯特作品。

另一种情况下,艺术酷似中世纪的基督教:我们不仅崇敬艺术家,同样对其遗物趋之若鹜。关于艺术家崇拜的最新案例,是奇西克拍卖行(Chiswick Auctions)即将拍卖一副弗朗西斯·培根戴过的手套。艺术家曾经戴着它们画出他的名作《卢西安·弗洛伊德的三重肖像》。


《卢西安·弗洛伊德的三重肖像》,弗朗西斯·培根作品

2013年,《卢西安·弗洛伊德的三重肖像》曾经以8900万英镑在拍卖会上成交。奇西克拍卖行也希望本次拍卖能够创造一个价格小奇迹。这副沾染了颜料的手套像真正的艺术品一样被装裱在画框之中,其沽价为5000至7000英镑。谁愿意付那么多钱买一副旧手套?很可能某位培根的粉丝有这些闲钱。我不会对此吹毛求疵,毕竟艺术家的遗物真的挺让人感动。


培根的手套

去年,我前往威尼斯古根海姆博物馆朝圣,就为了看一幅杰克逊·波洛克的作品。当我看到现场展示的沾染着强烈色彩的笔刷,真的被感动到了,艺术家就是甩动着这样的笔刷完成了他的滴画作品。


波洛克的创作方式如此独特,而他的绘画工具则是一件物证。


在巴黎毕加索博物馆,你可以看到艺术家用来放置笔刷的椅子。它被安置在玻璃展柜里,就像一件珍贵的文物。


毕加索放画笔的凳子

如果你更喜欢特纳,泰特美术馆不仅收藏了他的大量绘画,而且还有他的调色板和颜料盒,自从1851年艺术家去世以来一直妥善保存着。


特纳的调色板

培根的手套其实算是一件比较低调的遗物了。都柏林的休里画廊(Hugh Lane Gallery)保存下了艺术家的完整画室,观众通过玻璃墙,就可以看到整个散布着颜料的工作空间。


培根的工作室

保存艺术家纪念品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浪漫主义时代,反映了世人对于艺术天赋的浪漫想象。即便如此,最伟大的还是艺术作品本身。米开朗琪罗的雕塑,依然留存着凿子印记的未完成的作品,是工作中的天才之明证。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自己对于展现了米开朗琪罗曾经活生生存在的信物,抱有一种宗教般的敬畏。伟大的艺术家是不朽的,他们的物质性存在必然与其休戚相关,正如同脸上的裹尸布一般。

ARTSPY艺术眼出品

 回复“一周”可查看活动导览

 回复“特别介绍”可浏览往期发布的国外艺术家档案目录,参照目录即可阅读相关档案

▶ 回复“几何”可阅读《几何》杂志

▶ 回复策展人”可查看【做策展人的艺术家】系列

▶ 微信号:ARTSPY

 欢迎回复及分享,来信请发至info@artspy.cn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