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大象无形》7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06 11:36:00

关注与你共赏好书,陪你一起阅读



相聚纯蓝,有你更美

七、周昊

大象接连深入法术命案现场,并快速破案,名声窜起,在“第一手命案”网站中形成漩涡。成员看出大象的执念,注意力都放在此类凶案上,帮助大象搜寻相关线索,联通要人,慢慢形成一道法术凶案网。

周昊就是因此进网的。网站有人尊称他为周警探。

周昊31岁,武汉市刑警。2008年破获一桩剧组凶杀案,破案过程堪称推理小说,被很多推理迷津津乐道,故有“周警探”之名。

他辗转听说大象的事迹,此次前来,是因为在他工作中也遇到了这样一件案子,邀请大象过来协助调查。

大象因此跟我前往武汉。

此时是2012年3月。到达武汉是上午九点,天在下蒙蒙细雨。

凶案发生在一处老式小区里面,七层楼,无电梯。楼道堆满杂物,墙上贴满广告,霉味重,死者是一位15岁男孩,家住第五层,初二,差生,经常旷课,学校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加之父母在美国打工,家长会都是唯一监护人外婆参加。外婆经营一家牛肉面馆,每天早上五点半出门,昨晚七点回来看到孙子被吊挂在自家风扇挂钩上,大惊失色,救下来已经没有呼吸。

周昊知道大象有靠嗅觉破案的技能,现场保持完好,除了尸体搬离。

证物绳子上有轻微的氯味和铁锈味。凶手作案前将绳子在房间水里泡过,之后拧干。周昊证实这点,他到凶案现场时,绳子还未完全干透。大象对比凶案现场的自来水味,味道一致。这个小区是楼顶水箱蓄水,因此有铁锈味。除此之外,没闻出其他味道。

将绳子泡水,看来是为了呼应五行中“水”的关系。

吊挂尸体时,凶手在墙上钉入一枚铁钉固定绳子。工具皆取自房内。离开房间时,还用拖布将地板拖干净。

工具箱在客厅的一个柜子里,现场变动极小,凶手能一下子找到铁锤和钉子,说明是知悉住户情况的人。犯罪过程快速流畅,最后离开房间拖地,说明准备充分。凶手进屋方式,是趁受害者开门时不注意,挟持进屋,说明熟悉外婆的作息时间以及清楚受害者行踪。作案当天周二,凶手知道受害学生经常旷课,老师不会打电话过来。

这个小区有一个出口,后门封堵。出口处有监控。死者离开网吧和进小区时,并没有人尾随。凶手是静候在小区内等待受害者。调查当天离开小区的几位外来人,都可以排除嫌疑。

根据监控、现场情况、尸体体征及第一目击者外婆的证词,可大致还原犯罪过程:早晨六点半,下雨,天阴,受害者在网吧通宵,昏沉沉回家,打开门,被后头的凶手捂住嘴推进屋,关门,在玄关处将受害者掐死。然后将客厅的窗帘拉上,打开灯。在厕所里用水泡绳,在房间内柜子里拿出所需工具,固定绳子,实施法术仪式。绳子在老式风扇挂钩处环绕七圈,死者同样眼蒙黑布,天庭有一个针洞。凶手在现场只留下绳子,绳子拇指粗大,全长二十米,携带在身明显,凶手可能用包掩饰。

获得的线索少,但凶手是小区内住户的可能性很大。大象没什么突破,周昊只能行使老方法,给发生命案的楼层住户一一做口供,再拓展整个小区。

这个老小区有八幢楼,每幢楼七层,每层两户,满打满算一百一十二户,做口供是个体力活。周昊安排下属登门,只问三个问题。此时距离命案发生已经过去十六个小时。

请问认识这个小区里面的一位学生佳佳吗?

如果认识,请说说对他的印象。

不认识,就给对方简述一下犯罪情况。

最后再问问当天的不在场证明。

四个小时录完口供,再用一小时整理,周昊从中挑说得最多的看,一般来说,犯罪者如果说谎,容易犯欲盖弥彰的错。从说最多里面挑那些声称不认识死者的人下手,一下子就有收获。

是这样的口供:

“昨天早上七点这里发生一起凶杀案,我们想来证实一下,您认识住在这里的一位学生佳佳吗?”

“啊,这里有学生被杀害了吗?”

“是的。”

“我腿脚不便,一个人住,很少出门。你们不上门来问,我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这样恐怖的事。这个孩子是怎么受害的?门锁有被撬吗?”

“凶手是趁受害人开门的时候进屋的。”

“家里没其他人吗?”

“当时家里没其他人。”

“孩子的爸妈都没在家啊,凶手会不会是熟人啊,不然怎么知道家里没有人。看看小区早上六七点的监控,会不会有人尾随孩子回家……”

我一时并没有在这份口供上发现疑点,周昊用笔圈了“尾随”两字。

“我们做口供,特别是凶杀案,都不会透露太多具体信息。有些知情人为了摆脱嫌疑,会事先练习,因此会多说一些,一不小心就会起到补充作用,被一个词或字出卖。这个人是第一次听说这起命案,早上七点学生开门,被凶手挟持进屋,正常联想,都是他要去上学,被门外的凶手闯入。怎么能脑补出他是被凶手尾随呢?所以这个人,是知道这个孩子通宵上网吧的情况,他极有可能说了谎。”

命案发生位置是六号楼五层,这位口供者住五号楼五层。两幢楼平行,房间相对。如果嫌疑人在对面观察一段时间,基本可以摸清房间客厅的构造布局,住客的作息时间。

这位嫌疑人叫张延实,67岁,退休医生,妻子前年去世之后就一直独居。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北京当医生,很忙,有时春节都没能回家一趟。女儿远嫁英国,也很少回家。他患有风湿病,去年在医院检查出糖尿病。

我们暗中观察他。在做完口供当天深夜,他下楼扔了垃圾,还特意走到八号楼的垃圾桶。我们从垃圾中找到一对医用手套,一张揉成一团的五行表,还有很多风湿膏贴。

打电话给他北京的儿子了解情况,得知他并不知道父亲得了糖尿病的事。在张延实儿子的印象中,父亲养鸟,有很多朋友,每天下楼锻炼。“我爸他经常说,自己很好,去年春节,这边安排值班,打电话跟他说,他说跟一群老朋友一起过年,不用担心他。”

周昊说:“张延实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在我的工作经验中,很多孤寡老人为了吸引儿女关注,会故意犯一些低级错误,让儿女过来教训、关照他们。很多电话诈骗案,为什么多发生在老人身上,有些是明知故犯,你跟他们说是骗局了,他照样给对方汇款,一方面有赌气成分,觉得自己攒的这些钱没用,一方面就是想获得关心,哪怕被骂。让张延实的儿女过来一趟,或许能让他动摇,卸下伪装。”

再去敲张延实的门,出示医用手套和五行表,问能否来派出所做一些调查,他没有意见。在派出所他一开始还保持沉默。后来让他的儿女出现,他突然就流泪了。当着儿女的面,说了这样的话:“反正我要死了,活得难受,每天一个人,都不知道要干吗好,房子到时拆了,款项就赔给受害者一家吧。跟我孩子无关。”

从张延实家中翻找出一架望远镜,他暗中观察佳佳已有四个月,知道他经常通宵上网,因此找准时机,埋伏在楼道杂物处,等佳佳上楼开门……

虽然破了案,但大象内心有很多谜团未解。凶案里面的一些疑点都表明,跟前面的案子似乎有关联,大象跟周昊商量,想对张延实进行非正式的“测谎”。

由于测谎结论并不能作为证据,心理测试在中国并未普及,很多派出所的测谎室形同虚设,建在顶层,很少启用。周昊出于私情,在将延实转交上级前,让大象在测谎室对延实做一次心理测试。只有我们三人在场。

“你杀了这个小孩,目的是为了续命吗?”大象问张延实。

张延实沉默。

“你一丝不苟地遵循着法术杀人的仪式,根据五行表里面的五色,死者穿黑裤,象征水;白内衣,象征金;红外套,象征火;黄头发,象征土;以及悬挂的青色风扇,五行关系都一一对应,但孩子的生辰八字并不是阴命。”

张延实说:“事到如今,我不想多做解释。”

大象又问:“为什么还要洗绳子?”

张延实抬头看大象,屏幕上的图谱波峰增高。

“请看看这个。”大象拿出一张照片给张延实看。

屏幕上的图谱波峰达到最高值。

看来后续还有得忙。


……未完待续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END

作者简介

泽帆,青年作者,现居北京。性格念旧,爱好创新。

擅长:在生活中分神,在睡觉中做梦,在小说中骗人,在聚会中隐身。



Welcome

赠书活动

时间:周一至周日

后台回复【天王盖地虎】

随时参与活动

每周末开奖



征稿启事

类型:小说、励志情感故事(字数不限)

投稿邮箱:clskylly@qq.com

来稿请注明:微信平台投稿

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