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尼塞考古手记(三)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28 21:45:18

远处的阿巴坎河发出声响地流淌着,近处的几座帐篷里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不近不远处时不时的伴着几声牛羊叫,祥和中又有几分喜感。

半夜起来解手时,发现头顶一片繁星,银河横空而过,借着微弱的光,依稀能看到萨颜和阿尔泰山隐隐的桓卧在天际线边。

此情此景,简直美好的不像话,想感叹,却又无人听,打了个哆嗦,又钻回了帐篷。


美得不像话


牛羊成群

之前说过,营地就驻扎在距今两千五百多年的塔加尔文化墓葬群中,到处矗立的石板柱,星罗棋布。搁给普通人,睡在墓地里,肯定有病,即使没病,也会被吓出病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考古的来说,能够躺在一片有如此文化底蕴的墓地里,反倒是一件浪漫的事情。


睡在墓地里的场景大概就是这样


清早派出去的小队选了一处地方进行试掘,但是一无所获。俄罗斯考古很惨,他们没有像我们洛阳铲这样简单、省力又精妙的工具。要想知道地层情况,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打探坑,1X2米的坑,深深的打下去,费事费力还容易对遗迹现象产生破坏。当我们费力向他们介绍洛阳铲的用法时,他们还是理解不了通过辨识带上来的一点点土质土色就能分析出地下的状况来,反而嘲笑我们是奇技淫巧。也罢,像洛阳铲这般“高精尖”的技术,不外传也好。以后等他们返过味儿来想要,对不起,晚了,用航天技术来换!


探坑


我们另外一组人的任务是踏查,顺便熟悉一下周围环境。乘着“Уазик乌阿斯”面包车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

车架号为UAZ-452的乌阿斯面包车,是苏联乌里扬诺夫斯克汽车工厂生产的一个具有越野性能的全轮驱动货客两用车系列,1965年开始进行批量生产。直至今日,经过了50多年,只进行了一些小的改款,外形和主要技术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本来这车生产出来是为了军用,但是因为及其皮实耐造,能拉能越野,而且造价低廉,受到了民间的极大欢迎。来过俄罗斯的人,一定会看到这个造型老旧,却又有些呆萌的车。


网上各种乌阿斯UAZ-452的改装方案


乌阿斯载着我们一队8个人和工具,负重前行,仍然能够翻山越岭,大概45度的土坡,乌阿斯嘶吼着,嗷嗷的就爬上去了。我们戏称这是俄国战斗版的五菱宏光。价格合人民币只有6万多,C城的兄弟们都想要平行进口一台回去了。说实在的,国内还真没有一款这样的探险车,来帮助考古者们用最低的成本完成繁重的田野交通。

乌阿斯面包车简直就是俄罗斯这个国家的缩影,破旧但务实,可靠而缺乏温柔。


带着我们翻山越岭的野外考古神器-UAZ-452


而我们的踏查仅采集到少量石制品,不足以支撑我们在此地展开发掘。到是返程的路上,我们仔仔细细看了不少周围的石板墓,有些石板上居然还有岩画片断,看样子应该是当时工匠在取料时把有岩画的岩石成块裁截了下来。这倒能为断定岩画图案的最晚年代提供有力证据,不失是一种有效的岩画断代方法,颇有意义。


执着的身影

老爷子趴在地上指给我们看石板上的岩画


路上还去了离营地不远的一个村子里转了转,木制房屋,破破旧旧,多年没有修缮过了。村里的居民,以老人和孩童为主,很少见青壮年,偶尔碰见一个,还是个傻子,很凄惨。在城市化进程中,俄罗斯的农村也遇到和中国同样的问题,青壮年都外出务工,留下空巢老人和孩子。唯独比中国乡村好一些的,是这里农村的卫生条件很好,没有垃圾,破旧归破旧,但是不脏,很干净很原生态。


村里的小学


幸好营地里有一个木头搭建的桑拿房,晚饭后,洗了桑拿,舒服极了。蹲在篝火边上烤了个半干就钻睡袋睡觉了。


次日早起,听见雨滴打在帐篷上噼里啪啦的,知道又下雨了,八月份的西伯利亚就是这样,进入雨季后,雨说来就来。老爷子曾跟我说过,他喜欢躺在帐篷里听雨声,感觉很安详。我表示有同感,我的感觉是幸福,因为下雨意味着不用上工了。

睡袋有点潮,皮肤接触在外面感觉很凉,鞋也被露水打湿了,那种又湿又凉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好在昨天的桑拿房里还残存了一些温度,桶里的水温温的,洗漱起来还是挺舒服的。这两天的作息生活简直健康到不要不要,早睡早起,运动多吃的少,但就是不见瘦。


奋笔疾书的进儿哥


彪哥的手莫名其妙的被蜜蜂给蛰了,正中中指上,肿的比大拇指还粗一圈,动也没法动。初来乍到,担心西伯利亚的野蜂有毒,严重下去万一惨遭截肢怎么办。只好陪着彪哥,去20分钟车程外的村医院处理。索斯的女医生,看到我们几个外国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冷笑了一下。接着完全忽视彪哥全程向她竖中指的恶劣行为,不仅免费给彪哥包扎了,还贴心的送了一副医用手套。这件事后来被山哥演绎成为:乡村女医生沉迷于中国考古郞的英俊相貌,赠送十个安全套作为信物?。


这属于工伤


中午雨停,我们坐上心爱的面包车前往1个小时车程的另外一个区域,先是在桥北侧踏查,捡到不少石制品。后来又来到桥南侧,在阿巴坎河的二级阶地上找到很多旧石器晚期石制品。老爷子决定在此地进行试掘。



马库洛夫上阵挖,我和磊哥也开始动手。在俄罗斯,小型的考古团队都是自己动手挖,作为团队成员,无论职位高低,岁数大小,人人平等。每天除了选出一个两个人留在营地里做饭看护,洗刷整理标本,其他人都要参与到发掘中来。


七十岁的老爷子也在动手揭表土


好在这个地点的堆积不厚,我们挖起来还不算太吃力。老爷子去另外一个地点踏查回来,怀里兜了一大堆石制品,累的呼哧呼哧的喘。说来也巧,正在此时大杰尼斯的铲子碰到了一件石器,喊我来看,我见到后顿时精神大震,是一件有明显石片疤的石核,后来洗掉泥土后发现是一件剥片失败的双面器坯料。终于在地层中出了件像样石器,大家都很振奋。我们挖到五点半,老爷子下令收工,明日继续。


阿巴坎河边的二级阶地


本文部分照片由彪哥进儿哥拍摄




发表